听了陈奕迅的爆款儿歌《孤勇者》,我要曝光他背后这个“狠女人”

陈奕迅唱的《孤勇者》爆了,而且是持续爆火。

播放量一夜之间突破两亿,连续数月在各大音乐榜单占据榜首。

各个学校的小朋友们拿它做广播体操、班级大合唱,有事没事儿来上两句。

视频来源:央视网

街头巷尾也总能听见两句稚嫩的“爱你孤身走暗巷,爱你不跪的模样”。

就连陈奕迅也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出了一首“儿歌”。

而不仅是中小学生的课间操,

成年人的单曲循环也是这首激昂的孤勇者。

央视、新华社多次将它作为视频背景音乐,向逆行前进的医护人员、消防员、缉毒警察等各行各业的英雄致敬。

女足主教练水庆霞将它作为战前打气歌来激励队员们去战斗去胜利。

它的持续爆火不只是因为激昂的旋律,更是因为这戳人心扉的歌词。

在这让人与之共鸣的歌词背后,

是一个和癌症对抗了十年的人真实的心路历程,

是她人生的淬炼与感悟。

她说:“写给那些和我一样,孤身走夜路的普通人。”

这个人叫唐恬。

PART

0

1

苦难是什么 够不够用来写歌

唐恬是谁?

可能大多人没听过她的名字,但是一定听过她写的歌。

王菲的《如愿》、于文文的《体面》、岑宁儿的《追光者》、

谭维维的《雪落下的声音》、毛不易的《无名的人》等等。

她是一位优秀且资深的作词人,从小喜欢音乐和写作。

大学一毕业进入了湖南广播电视台娱乐频道,跟随老师做湖南本土的第一张流行专辑《黑白电影》,

也是这时接触了唱片的整个制作过程及发行步骤。

2005年6月,唐恬从长沙调往天娱的北京分公司,负责超女的主要文字工作和唱片制作。

她参与写作的第一首歌曲是周笔畅的成名曲《笔记》。

此后她相继为张靓颖和何洁写了《如果爱下去》和《你一定要幸福》。

2006年超级女声回归,那首火遍全国的《唱得响亮》也是出自她手。

可以毫不夸张地说,当年红遍大街小巷的歌曲里,到处都是她的影子。

名利正当头,唐恬却并没有任何变化,

她依旧保持一贯的谦虚和低调,工作之余会花大量时间去练习,提高自己的写词水平。

而这些还只是她填词中的一部分,

可以说此时的唐恬,才华开始尽情展露,前途一片光明。

可也就是在这时,上天却跟她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。

2012年2月,唐恬在和大家一起吃年夜饭的时候突然收到了自己患鼻咽癌的消息。

她在微博里这样写道:

“大年三十,我被诊断为鼻咽癌。我躲进房里哭,写了好多个愿望,最重要一条:我要活过我的父母,不能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。”

在喜庆的过年气氛里,她独自返回北京,做检查,商量治疗方案,

直到安排好化疗,才通知了父母。

PART

0

2

若是拍不碎我 看我绝境生花

“红烧肉跟炒青菜尝起来一模一样。”

“就连灌下一整瓶醋也完全没有味。”

和母亲一起散步,母亲说,桂花真香啊。

她使劲儿抽了抽鼻子,却没有闻到任何味道。

但还是笑着说:“嗯,是好香啊。”

化疗中的某一天,唐恬突然发现自己失去了味觉和嗅觉。

而这,不过是诸多后遗症中的一部分。

因为化疗是通过脑部进行治疗,很可能会随时刺激到神经,

所以会产生一些不可控的后遗症。

失去味觉和嗅觉只是唐恬需要面临的第一步。

但她什么也没有说。

她没办法跟谁诉说自己的害怕,

失去了味觉和嗅觉,

下一步就是音乐人最宝贵的听力。

她默默地咽下这口苦,

因为不仅是她自己在承受病痛的折磨,还有她的父母。

她说:“我的爸妈本应该很快乐,他们不该为我难过。如果不是这件事,他们应该很幸福。”

在这种无法诉说的痛苦中,她把自己融进了文字,变成了歌词。

她在给姚贝娜写的《爱无反顾》里 说道,“我们爱过笑过痛过,被时间击溃过;命运带着不怀好意的幽默。”

给尚雯婕写了《最终信仰》,在歌里她说“在前方有微光,黑夜发亮;一颗心越疼痛,越发烫越强壮。”

生理与心理的双重折磨下,她说出口的不是我的伤心我的悲痛我的生命亟待拯救,

而是说,这不过都是命运的冷幽默,越疼痛发烫我就会越强壮。

歌词里全是她不屈的抗争。

她是鼻咽癌三期,先化疗,整个头部,会被一个很紧的面罩套着,治疗期间,颈部肿大,口腔溃烂,连水都不能喝。同时也要进行放疗。

这些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。

但是在这样的痛苦中,她反而非常乐观。

就像失去嗅觉后,她的微博里不是害怕与痛哭,

而是“上帝把我的嗅觉借走啦,不知道什么时候还给我呢,期待它回来的一天。”

这样积极的心态怎么能不让人动容。

但是病魔就是病魔,不会和你讲道理。

你不知道哪一天,它会突然关掉你的哪扇窗,还会不会再打开?

不知道哪一天会被医生叫出来说,回家吧。

就像是某一天突然失去两个感觉的唐恬。

就像是被上天宣告最终期限的病友。

隔壁病房有一个家属是唐恬的老乡,陪着老公在这儿住院。

被医生劝着放弃治疗的时候正好是三月初春,北京下了雪。

她穿着红色的棉袄,小小的身体,一个人坐在大雪里。

随着她呜咽一声,那团红就颤抖一下,

像是一颗鲜活的心脏摔进冰天雪地里。

“而我便是从那一刻开始知晓,什么叫做无能为力。”

见过了北京人满为患的的各大肿瘤医院,

见过了医院的来来去去,

得知和自己同期的熊顿出院后突然离去,

看到白血病的“三爷”在朋友圈宣告时日无多。

唐恬已经没有刚开始住院时那么洒脱,

想要把自己化疗之后掉成光头又长出头发做成一个名为“新生”的纪录片,

从坏的事情里找出好玩来。

所以在给何洁的《坏童话》里她这样写,

“有时候 世界就像一个坏的童话,

原来爱 再努力再认真,大多是 无果的花,

我也曾错以为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朋友的离去和自身的恐惧交织,

让出院后每次面对复查的她都像是被绑在椅子上,

头顶悬着一把明晃晃的刀。

她也有过些许胆怯,害怕自己会一步步丧失所有生机,

变成一个木偶,空有破败的躯壳。

面对死亡,面对未知的明天,

再努力再坚持会不会都是一场无果的花?

即便如此,

即便见过太多死别,

即便自己也正在经历被高高抛起,不知安然与否的命运。

她却始终说:

“我从未想过放弃,只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走过。有父母亲人在,就必须往前走。”

就像是《坏童话》她写的:

“我挨过 梦想的现实的,痛快的 耳光火辣,

若是拍不碎我,看我绝境生花!”

我们不过,只是努力 生活。

所幸,生活也没有辜负唐恬。

PART

0

3

春日雨,夏蝉鸣,

明天是个好天气

2012年4月18日,唐恬在微博宣告,自己的命保住了。

整整60天,她经历了经历了2次化疗,33次放疗,8次靶向。

体重骤减,严重脱发,味觉丧失,口腔溃烂,各种并发症层出不穷。

但是她说“掉了10来斤肉,脖子脱层皮,嗓子烂了,味觉没了,又黑又瘦”

这样一个生死不知的抗癌过程,被她用这样简短的一句话总结。

寥寥几字,是她受过的所有苦难。

这很“唐恬”

因为她一直是这样的,

好像每一件坏事都能被她发掘出一个好来。

她的乐观与永不放弃让她面对死神守候时虽有胆怯但从不退缩

“来,我受着,不来,我感恩。”

这样不屈的唐恬在一次次困顿和绝望中始终昂扬。

在一次次生死线的边缘把自己拽回。

最终成为一个抗癌的胜利者。

在病中也没有放弃写歌的唐恬在病愈后更加珍惜机会,

为《前任3》写了《体面》,把分手当做生命的告别,刻骨铭心轰轰烈烈

为《夏至未至》写了《追光者》,写暗藏于心底的追逐,略带酸涩却也温暖自由。

她把自己写在歌里,唱自己也唱别人。

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们》改编《兰花草》,

词里有自己的坚守,还替“姐姐”们说出“山间风雨大,悬崖亦开花,不愿居暖房,迎风晒月光”。

《无名的人》里她敬自己也敬每一个人,敬所有人对生活的沉默与怒吼。

为今年爆火的《人世间》写了同名主题曲。

在歌里讲述爱与生活,说“草木会发芽,人总会长大,岁月从不为谁停下。”

但是也“祝你踏过千重浪,能留在爱人的身旁,在妈妈老去的时光,听她把儿时慢慢讲。”

经历过生死与痛苦,“我长了很多触角去碰触别人的心。”她说。

一切就像作家纪慈恩在《遗愿清单》书中前言,写下的一段话:

我到目前的生命分为两个部分,20岁之前和20岁之后,和所有人一样,又不完全一样。

这句话如果套用到唐恬身上,那就是:

她的歌分为两个部分,确诊癌症之前和确诊癌症之后。

她不再是写一个人的爱恨悲欢,

她开始去写更多人,以笔为触角,去触碰他们的内心。

她写梦想的追逐,写成长的孤单,写错失的爱情,

写生命的流逝与遗憾。

少了惆怅哀怨,多了一份通透与豁达,

字里行间都是蓬勃的生命力,是柔软的治愈的爱意,

是对每一天的憧憬、对生命的敬意与热忱。

有人问:为什么唐恬的词总是直击人心,总能引发人们情感上的共鸣?我看过最好的回答是这样的:

“因为她经历过生命中的高山与低谷,也试过用平凡的身躯与命运掰手腕。

所以她发自内心敬佩每一个与生活搏斗的平凡人,

字里行间,是她对这世界的感悟和热爱。

歌词中的他们,也都能看见光。”

2021年,凤凰传奇翻唱了一首为抑郁群体而写的《海底》,

其中的歌词就是由唐恬改写。

有网友笑称:这是一个想轻生的孩子被邻居大姐五花大绑带回家的故事。

是啊,改编之后的感情就是这两个字,回来。

是大海对你说,来吧,没有人爱你,来沉入海底。

是人间毫无可恋,一切皆为云烟。

是痛苦,是挣扎,是无人理解和无处倾诉。

但现在却是人间岁岁年年,有人对你温情呼唤。

她将一句句悲切的“来不及,来不及”

改为了“春日雨,夏蝉鸣,明天是个好天气”

将要拖你入深渊的海底唱出了无尽的救赎和爱意。

有网友这样评价:“她不认识我,但我觉得她爱我。”

PART

0

4

谁说对弈平凡的不算英雄

2012年5月份,在唐恬第一期化疗刚出院不久,她的父母登上了《中国梦想秀》的舞台。

想趁唐恬还能写,还能听,完成她的一个心愿——给陈奕迅写歌。

陈奕迅在节目连线中说:“清唱也好,什么都好,我不会辜负你的作品。”

2021年11月,在唐恬抗癌第九年的时候,这个约定终于达成了。

近十年,一个人最美好的时光里,她都在与病魔对抗。

她虽在病榻,但却不断以笔为矛去挣扎,去呐喊。

幸运的是,她成功了。

罗曼·罗兰在《米开朗琪罗》里曾说过:

“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,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。”

而唐恬,就是那个认清生活真相后,依然热爱这个世界的人。

这首《孤勇者》不仅是在唱她自己,也为万千还在挣扎的大众而唱。

唱曾经的苦难,唱现在的磨炼,唱未来要经历的风浪。

经历过生死较量,她说,“只要还活着,天下无大事”

她在用自己告诉别人“那些你同样无法承受无法面对的懦弱与卑微,亦响亮。”

就像歌里唱的“为何孤独不可光荣”“谁说污泥满身的不算英雄”

每个人的内心都藏着一个孤勇者,并不是只有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。

请吹响你自己的号角,像唐恬一样坚定不移地继续向前!

去吗?配吗?这褴褛的披风

战吗?战啊!以最卑微的梦

致那黑夜中的呜咽与怒吼!

谁说站在光里的才算英雄!!

希望我们都能像唐恬一样,做自己的孤勇者。


王者彩票平台,王者彩票官网,王者彩票网址,王者彩票下载,王者彩票app,王者彩票开户,王者彩票投注,王者彩票购彩,王者彩票注册,王者彩票登录,王者彩票邀请码,王者彩票技巧,王者彩票手机版,王者彩票靠谱吗,王者彩票走势图,王者彩票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王者彩票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